<fieldset id='n4sa7'></fieldset>

    <i id='n4sa7'></i>

      <code id='n4sa7'><strong id='n4sa7'></strong></code>
    1. <ins id='n4sa7'></ins>

      1. <tr id='n4sa7'><strong id='n4sa7'></strong><small id='n4sa7'></small><button id='n4sa7'></button><li id='n4sa7'><noscript id='n4sa7'><big id='n4sa7'></big><dt id='n4sa7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n4sa7'><table id='n4sa7'><blockquote id='n4sa7'><tbody id='n4sa7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n4sa7'></u><kbd id='n4sa7'><kbd id='n4sa7'></kbd></kbd>
          1. <i id='n4sa7'><div id='n4sa7'><ins id='n4sa7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<span id='n4sa7'></span>
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n4sa7'><em id='n4sa7'></em><td id='n4sa7'><div id='n4sa7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n4sa7'><big id='n4sa7'><big id='n4sa7'></big><legend id='n4sa7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2. <dl id='n4sa7'></dl>

            一座鬼城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33
            • 来源:免费视频在线播放啪_免费视频在线观看网站_免费网站看v片在线

              他很疲憊,麻木的走在這充滿清香氣息的路上,一路上雙瞳無神,面容憔悴,嘴裡還說著一些聽不懂的話:王氏三人必亡此,一日親朋來敲門,二日歸鳥槍打落,三日晴天忽降雨,四日全城瘟疫起,五日魂歸奈何橋!

              四周人瞅見他都是不自覺的離他遠一點,深怕被這個“瘋子”給纏住!

              他叫胡周明,事情發生在前一天,胡周明組織三個室友去瞭學校後院的禁地。那裡是不允許外人進入的。據說進去的人隻能活著出來一個,而活著出來的那個人必定會帶來一場不小的災難。而胡周明就是那個最後活著出來的人,和他一起進去的人王氏三兄弟無一人幸免。就在他們在校園那塊禁地的入口前撿到一塊不起眼的木牌。上面刻寫著:當日胡姓得以出困地,王氏三人必亡此。一日親朋來敲門,二日歸鳥槍打落,三日晴天忽降雨,四日全城瘟疫起,五日魂歸奈何橋!”

              王氏三兄弟看到這裡都表示不屑一顧,仍掉牌子率先走瞭進去,胡周明則是提心吊膽的跟上前去,緊張的四處打量著。入口裡面的世界是很昏暗的。拿出事先帶出來的電棒也隻能勉強看到十平米的地方是什麼樣,就在他們四處打量的時候王傢大哥突然捂住胸口,胡周明趕緊把電棒照在王傢大哥的身上,隻見王傢大哥面色蒼白。眼珠深凹,沒人知道這是為什麼,緊接著王傢二哥三弟也都捂著胸口,神志不清的胡言亂語。最後全都竟像瘋子一般撲向胡周明。胡周明嚇的扔掉電棒摸著黑像路口那僅有的一點亮光跑去,跑出門外門一聲不響的關上瞭,這點胡周明並沒有看到,也不敢回頭去看看。他隻是拼命的跑,跑出瞭很遠,確定後面的王氏三兄弟沒有追來就一下坐在地上喘著粗氣。”回想著事情發生的一切,想到木牌的時候他渾身不自覺的打個冷戰,木牌上的六句話:“王氏三人必亡此,一日親朋來敲門,二日歸鳥槍打落,三日晴天忽降雨,四日全城瘟疫起,五日魂歸奈何橋!”

              掙紮的站瞭起來像宿舍走去,神色木然,四肢麻木機械的走著。到瞭宿舍,感到渾身脫力一般,昏昏沉沉的睡瞭過去。夢裡夢到王氏三兄弟面色猙獰嘴裡粲粲的笑著向他走來。剛要觸碰到胡周明的時候一陣敲門聲把胡周明叫瞭起來。迷迷糊糊的去打開門。。。。

              打開門一看,當是就覺得渾身上下像是觸電一般。睡意消去瞭大半。結巴的說道:“三叔,叔,你,你,。。你咋來瞭。那三叔張的很壯實,一臉的絡腮胡子,說起話來露出兩排黃色的大牙。笑呵的說:你娘怕你在這受苦瞭,這不叫我給你送錢來瞭,剛賣出的糧食的,給你拿一部分。剩下的我還得帶回去呢。

              胡周明把三叔讓進瞭屋子,忐忑不安的來回搓手。三叔四處摸索著,打開瞭燈說道:明明你室友呢?聽到這胡周明一愣,強行鎮定下來說道:他們傢裡有事提前回去瞭。

              三叔也不在問下去,喝瞭口水起身準備回走。胡周明送到門口三叔對他語重心長的說道,傢裡現在比起以前富裕不少,你要好好的學習。。。

              送走三叔,胡周明的心一直就沒有平靜下來。

              第二天早上,一晚沒睡的胡周明打算去找下自己的班主任,打算把這件事說一下。剛走到學校的後花園,就看見老師拿著槍打下一隻剛剛回來喂養小鳥的一隻大鳥,回頭邪惡的笑瞭一下沖著胡周明說:二日歸鳥槍打落。說完頭就回瞭過去,看到這,胡周明踉踉蹌蹌的跑瞭出去。胡周明的班主任回頭看瞭一眼胡周明,莫名其妙的說:“這孩子怎麼瞭?這大早上的。

              胡周明此時的心不能在平復下來瞭,他覺得自己離死亡並不遠的,其實死亡並不是可怕的,最可怕的是等待死亡的時間。這時間是很折磨人的。

              上課,胡周明沒有心思去聽老師講什麼瞭,隻是一心思想著學校的那個禁地,門口那個牌子就像是能預知一些以後的事情。也好像是人為的一樣。

              周圍的同學看著胡周明,都覺得他好像變瞭一個人似的,沉默寡言,性格孤僻,並不像以前那樣開朗,就連老師上課叫瞭他很多次,他也隻是抬起頭看瞭一下,之後又低下頭久久不語。。。。

              下課,老師說道,學校明天組織去郊遊,希望同學都積極參加,說完拿起教案就走瞭。同學們也陸陸續續的像門外走去,隻有胡周明一人留在瞭教室,教室內的時鐘響瞭,當,當,當,響瞭三下,不知不覺已經是凌晨三點瞭。胡周明始終沒有睡去,就這樣一直坐在教室內。久久忐忑不安。

              不久天邊泛起瞭魚肚白,天要亮瞭,同學們都聚集在瞭操場上,準備一天的郊遊旅行。班長擔任起瞭點名工作,點到瞭胡周明的時候沒人回答,來回找瞭幾次,報告給老師,老師表示很無奈,說可能是病瞭,那我們先走吧。

              正當上午九時一刻的時候,晴朗的天氣,突然下起瞭瓢潑大雨。這叫所有同學都有些驚慌失措。這雨來的太突然瞭。”胡周明來到窗邊,望著窗外的雨,突然樂瞭起來,嘴裡嗚嗚的說道。三日晴天忽降雨。哈哈明天是瘟疫。後天老子就歸西瞭。哈哈哈哈哈。

              等到所有師生回來的時候已經是下午。說來奇怪,那場雨明明下的很大,但隻下瞭一會就停瞭。沒人知道這是為什麼。

              第二天,胡周明呆在宿舍一直沒有出門,因為他知道,即使出去染上瘟疫瞭也不可能改變自己死亡的事實。他害怕瞭,是的他感覺到很恐懼,甚至這樣的氣氛已經壓得他快要窒息瞭。

              正如木牌上所說那樣,第四天,全程無由的發起瞭瘟疫,感染到瘟疫的人死亡率很高,幾乎剛被發現病癥就死亡瞭,死亡的時候也很恐懼,雙眼睜的大大的,仿佛都是看到瞭什麼恐懼的東西一般,皮膚幹裂,好像被什麼東西吸走瞭皮膚裡的水分。全城陷入瞭一陣恐慌。。。。。

              這場瘟疫來的快,去的也快,全程的醫務人員正做著消毒工作。所有人都需要隔離。

              學校老師組織學生隔離的時候,仍沒有找到胡周明,派人去他的宿舍叫他。那個同學慌慌張張的對老師說,胡周明,死瞭。聽到這老師心情如同晴天霹靂一般,沒等同學把話說完就像胡周明的宿舍跑去,踹開門之間胡周明面帶淒然的慘笑。雙眼留著兩行鮮血,嘴角一股綠色液體流出,手裡不知道哪裡多出個木牌。

              上面寫著:“王氏三人必亡此,一日親朋來敲門,二日歸鳥槍打落,三日晴天忽降雨,四日全城瘟疫起,五日魂歸奈何橋!